新闻动态
计金标、梁昊光:《中国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安全蓝皮书(2019)》
来源:中国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研究院 日期:2019-08-10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本书重点关注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安全现状、投资风险评估、国际产能合作、海外经济利益、国际公共产品、金融安全、气候变化、贸易自由化、环境安全、恐怖袭击事件、跨境电商等领域安全风险及应对建议,并重点研究了东南亚、非洲、印度洋核心岛国、巴基斯坦、卡塔尔、波兰等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的热点问题,提出了大量对策建议,为“一带一路”顺利推进提供了科学决策支撑。

2018 年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。五年多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取得了超预期成绩,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已逐渐向高质量发展转变,“大写意”走向“工笔画”。“一带一路”既是商路的延伸,也是国家利益、战略通道、安全边界的延伸,大大扩展了沿线国经济利益的内涵与外延。伴随着中国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政治交往的增多、经济贸易往来的增加、人员流动规模的增大、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资金流通的频繁,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参与国经贸投资合作外溢效应日渐凸显,形成了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。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的范围更加广泛。2018年,与中国签署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文件的国家超过60个,遍布亚洲、非洲、大洋洲、拉丁美洲,已累计同122个国家、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70份政府间合作文件,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的能量在中阿、中拉、中欧、中国-中东欧之间不断蓄积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连点成线,织线成网,朋友圈不断扩展,增进了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利益共融。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的内容更加丰富。2018年,中国对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的投资合作领域日益向多元化发展,除电力电信、交通、石油石化、建筑建设等传统投资合作领域之外,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金融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信息传输/软件信息技术服务等领域的投资规模持续增加,民生、文化领域项目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。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的增长更加快速。2018年,我国企业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56个国家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56.4亿美元,同比增长8.9%;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贸易额达1.3万亿美元,同比增长16.3%;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63个国家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893.3亿美元,占同期总额的52%;截至2018年末,共有11家中资银行在27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设立了71家一级分支机构,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项目2600多个,累计发放贷款2000多亿美元。多项数据表明,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的增长进入“快车道”。

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在政治制度、发展模式、社会人文、安全形势等方面都有所差别,利益诉求也各不相同,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面临着综合性、复杂性和多变性的安全风险。《中国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安全发展报告》构建了含投资经济安全、金融安全、政治安全、社会安全64个子指标模型,运用创新研究视角划区域、分行业地精准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和生态等投资安全风险情况,在保护海外投资利益,促进双边贸易、电商合作,加强金融创新、产能合作和环境治理,防范恐怖袭击等风险方面提供决策支撑。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的地缘因素逐渐体现。研究报告指出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样本国家的投资安全指数参差不齐,依然是新加坡指数相对较高;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爱沙尼亚、捷克共和国、罗马尼亚处于中上安全水平;斯洛伐克、保加利亚、波兰、斯洛文尼亚、克罗地亚、沙特阿拉伯、拉脱维亚、斯里兰卡、立陶宛、菲律宾、印度、阿尔巴尼亚、伊朗、卡塔尔、柬埔寨、塞尔维亚处于中等安全水平;孟加拉国、阿联酋、泰国、波黑、土耳其、科威特、阿塞拜疆、俄罗斯、巴林、埃及、匈牙利、越南处于中下安全水平;蒙古、阿曼、约旦、缅甸、乌兹别克斯坦、哈萨克斯坦、马其顿、巴基斯坦、摩尔多瓦、黎巴嫩处于较低安全水平;伊拉克、也门共和国处于极低安全水平。因此,中国在与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合作时,不仅需要将区域经济产业需求与国家特色相匹配,还应注重安全风险的评估,在国家甄别的基础上,必须始终重视对相关国家的持续关注。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合作中还面临着风险防范管控不善,利益维护经验不足,项目运作管理不佳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。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必须妥善应对挑战,以便开展更大范围、更高水平、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,共同打造开放、包容、均衡、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基础。

加强“一带一路”投资风险的创新管控。海外投资的风险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外交、军事等多个方面,管理与协调工作较为复杂,需要强有力的组织领导和自上而下全方位的统筹协调。一方面,要整合经济、商务、金融、外交、安全、国防等多部门的资源,建立统一联合的投资风险管控机构,对“一带一路”投资风险的防范进行统一部署、统一领导、统一管理。另一方面,要理顺顶层设计与地方管理的关系,加强半官方和其他机构的建设,形成多层次的投资风险控制与管理格局。此外,要依托国内,以点带面,打造集驻外使馆、海外商会、海外中资企业、华人华侨组织、民间机构等“多位一体”、内外协调的海外网络体系。

形成海外利益维护的全球治理新模式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下的海外利益维护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突破传统思维,彰显中国智慧,形成海外经益维护的特有模式。一是要健全国家风险预警应急机制,把海外利益维护的立法工作纳入国家的对外战略中,保证“走出去”的有法可依,也使海外经济利益维护工作有章可循。二是建立海外经益安全的“属地伙伴”关系,实现管理人才的属地化,既提高海外利益维护的效果和质量,也为中国在国际社会树立良好的形象。三是要全面融入、深度参与各种全球治理机制,提升规则话语权,有效利用国际规则体系,积极探索新型国家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创新模式。

保障“一带一路”投资项目的高效运行。为直接快速地维护海外经济利益,需要理顺并形成顺畅高效的运行机制。首先,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涉及的投资合作项目加强风险论证、预警、协调、评估,搭建境内外机构的全球统一项目风险管理平台。其次,考虑建立海外综合保障基地。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择机选择一批地理位置便达、经停补给便捷、物资筹措便利的重要节点,建设战略物资基地,用于战略物资保障,战备补给,装备保养维护等。最后,需要构建金融服务支撑体系。应创新跨国金融服务,积极提供融资、财务、交易金融、境外资产管理等多方面金融服务,强化资产配置能力,为“一带一路”重大项目落地和高效运行提供融资保障。形成布局合理、相互策应、功能完备的海外服务支撑保障体系。

关闭|打印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